静待花开

当蓼草的紫红
随寒流掠成苍白
忧虑的灌木丛中
透出一种深邃
始终坚信
柳暗花明处
另一个季节

终还会花团簇拥
从此,任风霜如刀
迎骄阳似火
日复一日

虔诚守护
在那些梦里醉里醒里
静待花开
任时世沧桑,四季流转

陈滨先生的近作都以《静待花开》命名,有国画、油画、水彩和综合材料,这一系列绘画作品给人一种全新的视觉冲击力,给人带来了一种抚慰心灵的美的关照,是他对东西方绘画思维方式及体系的一次探索性尝试,这种尝试又是以大美术的视角,站在东西方两种绘画之间的一次尝试。


写实性油画是陈滨先生早期的图示表达,油画《金秋》、《十月》是最早时期的代表性作品,对静物的精微刻画展现一种生活的静美,角落里的丰收景象隐喻着花开花落的结果。上几年则创作了以他自己生活状态为原点出发的《瞬间与永恒》系列作品,那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彼岸,渔火闪耀,秋水荡漾,夏风轻抚。他将自己画面的表现对象确定为垂钓者,那是一种乐趣在于钓的内心理智和外在行为的优雅。在他创作的画面里把写实逐渐转换成了彰显文化生态意念,并符号性地暗示了生命不可琢磨的状态。2009年《瞬间与永恒》入选第七届“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”;2012 年《瞬间的记忆》入选第十届全国水彩?粉画作品展;系列作品连续入选全国展览在宁海这个小城是并不多见的。


而当下的作品《静待花开》系列用的材料虽也是油彩为主,但骨子里流露的则更多是水墨画的神韵。追根溯源可能是在宁海这块山海之间的独特地域,画家的创作方向会不知不觉受潘天寿先生艺术思想的影响,故土鲜明的审美倾向在画布上就自然流露。这种内在的东西,纯西式的画家无论如何也表达不出来的,这正是作品《静待花开》系列的精彩之处。南门溪滩的杂草、东仓山脚的灌木,不断地写生把自我的情感与自然进行交流、融汇,在“静待花开”中陈滨用睿智的思维去表达了对自然生命的终极关怀。意向性作品可能不在于内容的殊胜,因为内容都是老套的,无非是一个人物一个花草,但是在表现技术上的轻微变化,就可能颠覆以前我们对这些描绘对像的新认知,这就是它不寻常之处。所以这些作品的写意性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,同时,又吸收西方油画的内涵,两相结合,大写我意。《静待花开》系列师法自然,因心造境。这种亦真亦幻,时而让你身临其境,时而让你进入梦境,艺术从追求外在真实,过渡到在画家选择下的真实,这就为走向内在真实提供了可能性。通过真实物象色彩的视觉冲击,在真实直觉中走入意象梦境,主题的意象感受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。


时光不语,花开无声:2015年陈滨的综合材料作品《静待花开》入选“2015?首届全国(宁波)综合材料绘画双年展”;油画作品《静待花开-9》入选“融合与拓展——2015浙江油画大展”;水彩画《静待花开-4》入选“浙江省第十四届水彩、粉画展”、《静待花开-10》获“浙江省首届水彩画写生作品展”优秀奖(最高奖)。
花开是宁静的,静得可以围进你的内心,你可以感觉到似乎有双温暖的手攫住了你的情感,你随她缓缓步入,轻柔中带着力量,温和中带着肃然,生活着又超脱着,冷静着又热烈着,细小着又辽远着。这就是陈滨“静待花开”系列作品带给人的心灵意像。作为一个生活在当下,长期受东方文化熏陶的画家,陈滨同样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另外一种“漂泊”和“探索”,正是来自本土精神家园的关照,使他走出了一条中国意味的当代绘画之路。有印象派光影的灿烂,更融合中国水墨画的空灵,使得他笔下的灌木、杂草诗意呈现,画面恬静灵动而又富有张力.(张剑平 2016.6)

diaoyu

《永恒与瞬间》系列作品创作谈
陈滨


我兴趣广泛,尤其喜欢运动类的项目。


二000年左右,初次接触钓鱼,就迷上了。那份天人交融的宁静,兴奋、失望、疲惫的过程,激发着我,休息日经常在水边度过。后来,能钓鱼的地方越来越少了,内心的冲动促使我要寻找另一种方式表达钓鱼的心情。于是,通过绘画创作来表达就成了我的选择。


04年,开始了《瞬间与永恒》系列作品的第一幅创作。此幅作品入选第五届“浙江省体育美展”,在这幅作品中,我表达了二位钓者在鱼上钩后的那份喜悦之情。瞬间,鱼钩上后的挣扎与钓者的兴奋矛盾交集;永恒,那份发自内心的,充满着童真无邪的,与自然交融的笑容将永远留驻!


对艺术的求新是我进行美术创作的原动力,题材、表达的方式、体现的内涵等都是我求新的方面。但美术创作,不能脱离生活,没有生活感受的创作,那将不会感动自己和观者。
06年10月,初次接触水彩画名家,在朝夕相处三天的日子里,画家们的现场写生,那种对艺术的痴迷程度,令我无限感动。水色交融的画面,表达方法的多样性,与油画、花鸟画不同的表现吸引了我。因为我接触比较多的是油画和花鸟画,油画是由深入浅,画面整体调整,色彩可以反复地修改、覆盖;花鸟画是成竹在胸,意在笔先,只能重色覆盖淡色。感觉水彩画的表现过程和结果是兼具了油画和花鸟画的特点,水彩画的色彩把握需油画的功底,过程有点像花鸟画,水彩的这种特点是否可以表达我的艺术追求困扰着我。很少失眠的我在不断的思考,是否去尝试?怎么尝试?最后,内心的那份渴望取得了胜利。在水彩小稿(15*21cm)的试验中,从初次的失败到逐渐的感悟,表达的强烈愿望使我开始了《瞬间与永恒》题材的再一次创作。


这次创作,我做了一定的前期准备,内容的收集、选择,尺寸的大小,表达什么,都在思考的范围。08年10月,考虑基本成熟。


该幅作品为水彩三联组画,尺寸是40*79cm*3,获得第六届“浙江省体育美展”优秀奖,并入选第七届“全国体育美展”。表达内容是在阳光下的三位钓者,画面色彩明快,远处的海岛礁石,在浅色天空和深色海水的印衬下散发出耀眼的黄光。人物动态生动、自然。中间的钓者在观察渔线,那专注的眼神令人陶醉。左右两位钓者正与上钩的鱼在较力,弯曲的鱼竿,身体的后倾,体现了力与力之间较量的美。专业装备上散发出的工业产品的冷酷,衣纹上的细节,都令我着迷。作品表达了我的审美情趣:我崇尚运动,运动的人是美的。在运动中,随着重心的移动,合理的动作导致肢体的舒张,多么赏心悦目啊!我喜欢自然,喜欢阳光,喜欢阳光下的一切,那里到处都有创作的灵感!在我所表现的作品中,最起码在现阶段,一定会有那一抹明亮的色彩。我想,我的表达不一定能感染别人,但能感动自己。
反复的审视作品,有些遗憾,对水彩画语言掌握的不熟练,制约着作品的表达,导致的结果是人物的塑造有问题,尤其是面部的造型结构有不合理之处,整个人物的塑造还可以深入,中间画面的背景色彩有点生等等。


最后,借用一位钓者的一段体会来作为结束语:钓鱼要细心、耐心,要不烦其长久的等待。做事何常不是如此?!每一次成功的背后都蕴涵着酸痛与苦涩。成功是喜悦的,然而在通往成功的路上可能偶遇大风急雨,也可能邂逅炎炎烈日,但不管怎样这些都是暂时的,只要我们有一颗永恒的心,追求不断,美丽的彩虹最终会高高挂起,成功永远属于我们!

请点击 打开媒体视频采访